关爱残疾学生还须“重心前移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1 04:35

辽宁省将加大财政投入,健全特殊教育保障机制。12月26日,辽宁省教育厅等八部门印发《辽宁省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实施方案(2017-2020年)》,提出提高残疾学生资助水平,全面实施残疾学生从学前到高中阶段15年免费教育。(12月27日 辽宁日报)

比之于口惠而实不至的花式“关爱宣言”,地方财政慷慨埋单“残疾学生15年免费教育”,这大概最是雪中送炭之举。道理很简单:不少残障学生,往往身处因残致贫、因残返贫的家境之中,他们不是天生的“励志哥”、“励志姐”;制度与社会的赋能,才是他们重拾信念与信心的重要保障。

2017年残障考生的新闻中,有两个名字叫人心生温暖:一是考上清华的甘肃定西残疾考生魏祥。《一位甘肃高分考生的请求》的微信文章,换得清华大学“人生实苦,但请你足够相信!”的温情回应,此事一度成为高校人性之举中的美谈。二是考上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“轮椅少年”邵镇炜。2017年高考,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被杭电计算机专业录取;为了让邵镇炜能够顺利安心学习生活,该校同学们自发组成了61人的“后勤粉丝团”给他“保驾护航”。校方的善举,同学的爱心,构筑起保障残障学生自由与权益的铜墙铁壁。这些制度之外的“加法”,洋溢着厚实的人本温情。

事实上,自2014年盲人考生李金生“破冰”普通高考以来,中国高校里的的残障学生数量渐多。这是人权的进步,亦是法治的进步。2008年修订的《残疾人保障法》第五十四条规定,国家举办的各类升学考试、职业资格考试和任职考试,有盲人参加的,应当为盲人提供盲文试卷、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。此外,中国早已加入联合国《残疾人权利公约》,根据规定,基于残疾的歧视包括一切形式的歧视,涵括拒绝提供合理便利。正是基于以上法理逻辑,教育部等还联合印发过《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(2017—2020年)》,提出中国的大学应进行必要的无障碍环境改造。

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残障学生权益的保护,依然存在着两个误区:一是高校关注得多、基础教育关照得少。尽量保障这些孩子接受无差别的教育,是促使其更好社会化并融入时代的最优路径。遗憾的是,面对残障学生,不少中小学仍习惯于举起“拒绝入学”的大旗。二是考好了的各个锦上添花,没考好的无人雪中送炭。从魏祥到邵镇炜,关心固然叫人动容,但更多不具名的残障学生,可能成绩泯然与众、可能学业未尽人意,他们,在世俗的价值考量中,能获得多大的关爱与照顾呢?显然,普通残障学生的权益、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残障学生的权益,需要制度给出靠谱的慰藉。

该花钱的要花钱、该用心的要用心,惟有将关爱残障学生工作“重心前移”,更多的“魏祥和邵镇炜”们,才不至于非要考个好成绩才能赢得底线的尊重和善待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